我国非金属矿产业稳定发展,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在

来源:未知作者:企业资讯 日期:2020/03/20 03:39 浏览:

摘要: 【中国建材信息总网】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对高性能非金属矿产品的需求将有所增长,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将是非金属矿新的增长点,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具有极大的市场潜力。   近日国家发布了《非金属矿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其中的一些政策和数据对非金属矿的从业者和投资者有指导作用,因此《矿业汇》为读者进行了编辑和整理。   一、发展现状   非金属矿工业主要包括非金属矿勘探、采选和非金属矿加工制品业等。“十二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基本满足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1、取得的主要成绩   (1)产业稳定发展   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非金属矿工业企业实现销售收入5457亿元、利润总额414.1亿元,十二五期间年递增14.56%和10.8%。主要非金属矿产品产量有增有减。   (2)产业集群发展加快   “十二五”期间,形成了鹤岗、鸡西石墨、盱眙凹凸棒、梨树硅灰石、白山硅藻土、贺州碳酸钙、信阳珍珠岩、新余硅灰石、平江云母制品等产业集群生产基地。   (3)产业结构优化   非金属矿山治理整顿不断加强,开采秩序逐渐规范;规模以上的非金属矿企业所占比重不断提升,小企业减少近1万家。   (4)技术与装备水平提升   高岭土、石墨、萤石等采选工艺和装备不断完善,生产“三率”水平提高;开发出一批非金属矿深加工新工艺、新技术、新装备。   2、存在的主要问题   当前非金属矿工业仍然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一是矿产资源开发与保护统筹不足,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依然存在。   二是产业集中度低,生产企业规模小。   三是产品结构不合理,系列化程度低,传统产品产能过剩,矿物功能材料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四是行业技术与装备的自动化和成套化水平较低,深加工及应用技术薄弱。   五是企业税费负担重,税费结构不合理。   六是行业管理体系不健全,运行监测亟待完善。   七是标准化工作滞后,尚不能促进行业发展。   二、发展环境分析   1、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研判   世界经济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未来几年经济增速可能会略有回升,但总体复苏疲弱态势难有明显改观。经济发展环境更加复杂、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2、我国经济和社会形势   我国经济发展将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经济增速正处在换挡期,“十三五”经济年均增速预计保持6.5%以上。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两化”深度融合、移动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和新应用领域的拓展等将对非金属矿行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三、需求预测   十三五期间,对非金属矿产品的需求量将保持平稳、部分矿产品有增有减。   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对高性能非金属矿产品的需求将有所增长,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将是非金属矿新的增长点,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具有极大的市场潜力。      四、主要目标   “十三五”期间,重点矿种的加工利用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骨干企业,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特色鲜明、产业集聚的产业基地,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初具规模。   "十三五"非金属矿工业预期发展目标   五、发展重点   1、加快产业结构调整   提高准入门槛。提升传统工业原辅材料品质。加大新产品开发。优化产业布局。   2、实施产业集群发展   加强资源整合,优化资源配置。   重点支持现有鹤岗和鸡西石墨、吉林白山硅藻土、吉林梨树硅灰石、江苏盱眙凹凸棒、辽宁建平膨润土等产业集群及浙江萤石综合利用示范基地。   培育与扶持建设内蒙古阿拉善盟石墨、广西贺州碳酸钙、江西新余硅灰石、湖南湘潭海泡石、河北灵寿云母、湖南平江云母制品等产业集群。   3、加快技术创新   完善研发体系。加强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的基础研究、工程技术和应用技术研究,拓宽非金属矿功能材料的应用领域。开发专用装备。加快开发大型化、自动化程度高的非金属矿专用设备和成套装备。   4、加快绿色发展   加大环境污染治理力度,加快尾矿的综合利用;在资源富集、管理创新能力强的地区,开展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全面提升生态环境质量水平。   5、加快“走出去”的步伐   重点支持非金属矿骨干大企业“走出去”,用好国内国外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建立稳定多元的矿产资源保障体系,走国际化发展之路。   6、发展的重点领域   在提升传统非金属矿产品性能及应用的基础上,重点发展农业、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高端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等领域应用的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   六、保障措施   1、加强政策引导   加强非金属矿产业政策研究,制订和完善非金属矿产业政策;完善落后产能退出机制和保障措施;编制非金属矿优先发展目录、制定非金属矿功能材料、低品位矿石和尾矿废石综合利用的扶持政策。   2、健全标准体系   不断完善行业产品标准体系、技术规范、检测方法和认证机制,细化产品标准;加快非金属矿社团标准的研究制订,加快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标准化体系建设、加快非金属矿“大数据”建设。   3、强化资源保障   加强矿产资源勘查,重视战略性资源保护,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开展境外资源开发与利用。   合理规划资源开发规模,整顿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依法打击滥采乱挖,提高资源回采率,资源配置向优势企业倾斜;加大短缺资源地质勘查力度,增加资源供给。   4、加强行业管理   制订和完善重点矿种行业准入条件,规范行业准入。

 

 

2、对产业发展的政策调控力不够,非金属矿业门槛低,产业准入条件有待完善;

在大会的主旨论坛上,武汉理工大学宋少先院长、中南大学杨华明教授、苏州中材非金属矿工业设计研究院蔡建院长、清华大学何仕均教授、美国美泰克公司周慧堂董事长、中国矿业大学刘钦甫教授、复旦大学游波教授、暨南大学刘明贤教授、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范桥辉研究员、浙江大学郭吉丰教授、西南石油大学李小刚教授、中科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李湛副研究员等20余名业内专家纷纷建言献策,传经送宝,为企业的新型技术研发指引了方向。

  在‘十三五’期间,建立‘产学研用’紧密结合且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非金属矿产业体系,重点矿种的加工利用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骨干企业,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特色鲜明、产业集聚的产业基地,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初具规模。非金属矿工业升级换代取得显著成效,初步实现非金属矿大国向强国的战略转变。
  ——王文利
  近年来,我国非金属矿工业持续快速发展,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经济运行质量不断提高。即便是在当前矿业市场低迷的严峻形势下,我国的非金属矿工业依然风景独好。
  那么,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在“十二五”期间取得了哪些成绩?当前的发展状况如何?将来又该如何发展?在最近于郑州举行的第六届非金属矿资源高效利用技术交流会上,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文利发表了主旨报告。中国矿业报记者就上述问题进行了采访。
  记者:我国非金属矿工业经过多年来的发展,已成为国民经济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产业。在“十二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产发展情况如何?   王文利:非金属矿工业主要包括非金属矿勘探、采选和非金属矿加工制品业等。非金属矿产是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的重要支撑材料。在“十二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基本满足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十二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取得的主要成绩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产业稳定发展,产量稳步增加。据统计,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非金属矿工业企业完成销售收入5457亿元,实现利润总额414.1亿元,“十二五”期间年递增分别达到14.56%和10.8%。主要非金属矿产品产量有增有减。二是产业集群发展加快,规模效应初步显现。石墨、萤石、高岭土、菱镁矿、硅藻土、硅灰石、碳酸钙等重要非金属矿产,依托资源产地逐步形成一定规模的采选加工基地,产业向集群园区集中并呈现明显发展趋势。在“十二五”期间,我国已初步形成了鹤岗、鸡西石墨,盱眙凹凸棒,梨树硅灰石,白山硅藻土,贺州碳酸钙,信阳珍珠岩,新余硅灰石,平江云母制品等产业集群生产基地。三是开采秩序好转,产业结构优化。通过对非金属矿山治理整顿力度的不断加大,我国非金属矿山开采秩序逐渐规范,集约节约利用水平得到提高;规模以上非金属矿企业所占比重不断提升,小企业减少近1万家;非金属深加工水平、产品系列化水平进一步提高,开发了高性能矿物功能填料、环保助剂材料、土壤改良剂、难处置工业废水废气净化材料、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高岭土催化剂载体等深加工产品。四是技术与装备水平提升,综合利用水平提高。高岭土、石墨、萤石等采选工艺和装备不断完善,生产“三率”水平提高;开发出一批非金属矿深加工新工艺、新技术、新装备,主要有超导磁选、大型超细粉体分级、改性技术与设备、光电色选机、石墨低温煅烧纯化技术与装备等一批重大技术装备研究取得突破。五是绿色发展理念逐渐树立,绿色矿山建设初见成效。我国非金属矿山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加快绿色矿山建设步伐,共有59家非金属矿山成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引领示范全行业绿色矿山建设初见成效。矿山在规范管理、节能减排、“三废”达标排放、生态环境治理方面取得一定进展。
  记者:我国非金属矿山当前还存在哪些突出问题?   王文利: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国的非金属矿工业虽然取得了长远发展,但当前仍然存在以下主要问题:一是矿产资源开发与保护统筹不足,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依然存在。二是产业集中度低,生产企业规模小。三是产品结构不合理,系列化程度低,传统产品产能过剩,矿物功能材料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四是行业技术与装备的自动化和成套化水平较低,深加工及应用技术薄弱。五是企业税费负担重,税费结构不合理。六是行业管理体系不健全,运行监测亟待完善。七是标准化工作滞后,尚不能促进行业发展。
  记者:我国非金属矿工业面临哪些发展机遇?   王文利:从国际上看,世界经济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未来几年经济增速可能会略有回升,但总体复苏疲弱态势难有明显改观。主要经济体增长不均衡,西方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分化,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地缘政治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加大。经济发展环境更加复杂、市场竞争更加激烈。经济全球化将深入发展,国际产业分工将加速调整,新兴经济体继续崛起,非金属矿产业和市场发展重心将进一步向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市场转移。合作与竞争并存态势仍将持续,国际合作将广泛深入推进,同时围绕市场、资源、人才、技术、标准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贸易保护主义将会抬头,各种形式的贸易摩擦将经常发生。能源和资源安全问题更加突出,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将崛起,绿色发展成为全球经济发展主题。
  从国内上看,我国经济发展将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经济增速正处在换挡期,“十三五”经济年均增速预计保持在6.5%以上。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建设,以及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等国家发展战略和生态文明建设、严格市场准入、化解产能过剩等产业政策,为我国非金属矿工业的发展提供了较好的机遇和巨大的挑战。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两化”深度融合、移动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和新应用领域的拓展等将对非金属矿行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未来非金属矿工业的发展将以提质、增效、升级为发展主线,依靠市场拉动、创新驱动、政策推动,走融合发展、创新发展、绿色发展道路。以提升生产效率和效能、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发展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及制品为重点,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预计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对非金属矿产品的需求量将保持平稳、部分矿产品有增有减。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对高性能非金属矿产品的需求将有所增长,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将是非金属矿产业新的增长点,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具有极大的市场潜力。
  记者:在“十三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发展将遵循怎样的原则?主要发展目标是什么?   王文利:在“十三五”期间,要坚持五大基本原则。一是坚持创新发展。大力培育企业科技创新能力,广泛推广使用成熟、可靠的先进技术装备,强化产品开发、优化产品结构,全面推进行业技术进步与技术升级。二是坚持协调发展。协调好产能规模与资源、环境的关系,发展速度与结构、效益的关系,促进上下游产业间协同发展。三是坚持绿色发展。加快发展环境友好型非金属矿产业,降低能耗和物耗,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发展循环经济和低碳技术,使产业发展与自然相协调。四是坚持突出重点。着重抓好经济社会发展急需、市场潜力大的重点矿种、重点产品和重点应用领域,引导优质要素向骨干企业配置,扶持和培育资源特色产业集群发展,推进产业快速发展。五是坚持综合利用。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和资源保护政策,合理开发利用非金属矿资源,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大力开展共伴生资源及尾矿等低品位资源的综合高值利用,积极发展循环经济。
  主要目标是,在“十三五”期间,建立“产学研用”紧密结合且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非金属矿产业体系,重点矿种的加工利用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骨干企业,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特色鲜明、产业集聚的产业基地,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初具规模。非金属矿工业升级换代取得显著成效,初步实现非金属矿大国向强国的战略转变。
  记者: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在“十三五”期间的发展重点是什么?   王文利:一是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提高准入门槛,对生产企业从装备、技术、规模、安全、环保等方面提出准入条件,淘汰规模小、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重、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企业,提高产业集中度。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提升传统工业原辅材料的品质,引导过剩产能供给侧减量和结构调整,达到与需求侧相适应的新水平,实现转型升级。大力发展为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配套的高性能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开发功能化和系列化产品,促进产品结构调整。在“十二五”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重点矿种区域特色产业布局,促进产业集群发展。
  二是实施产业集群发展。加强资源整合,优化资源配置。对于非金属矿资源丰富的地区,要尽快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要加大矿产资源整合力度,实行资源的集约化和规模化。建设产业集群,提高行业集中度。根据资源特色,建设以非金属矿开发利用为基础的产业集群,形成从研究开发、产业化到规模发展的能力,构建较为完善的产业链,促进和示范引领行业发展。重点支持现有的黑龙江鹤岗和鸡西石墨、吉林白山硅藻土、吉林梨树硅灰石、江苏盱眙凹凸棒、辽宁建平膨润土等产业集群及浙江萤石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培育与扶持建设内蒙古阿拉善盟石墨、广西贺州碳酸钙、江西新余硅灰石、湖南湘潭海泡石、河北灵寿云母、湖南平江云母制品等产业集群。
  三是加快技术创新。围绕重点矿种、产品、应用领域建立“产学研用”的研发体系,在骨干企业和产业集聚基地建立非金属矿行业技术研发中心,针对重要关键技术和装备进行攻关。加强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的基础研究、工程技术和应用技术研究,拓宽非金属矿功能材料的应用领域。加快开发大型化、自动化程度高的非金属矿专用设备和成套装备。
  四是加快绿色发展。支持非金属矿工业绿色清洁与节能生产应用,推进非金属矿采选业绿色改造,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加大环境污染治理力度,加快尾矿的综合利用。在资源富集、管理创新能力强的地区,开展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全面提升生态环境质量水平。
  五是加快“走出去”的步伐。结合国家“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非金属矿资源调查与评价工作,重点支持非金属矿骨干大企业“走出去”,用好国内国外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建立稳定多元的矿产资源保障体系,走国际化发展之路。
  在“十三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发展的重点领域是,在提升传统非金属矿产品性能及应用的基础上,重点发展农业、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高端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等领域应用的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
  记者:“十三五”期间,为促进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健康发展,应该从哪些方面给予支持?   王文利:一是加强政策引导。加强非金属矿产业政策研究,制定和完善非金属矿产业政策,促进非金属矿产业政策与科技、金融、财税、资源和环保等政策衔接配合;完善落后产能退出机制和保障措施;编制非金属矿优先发展目录、制定非金属矿功能材料、低品位矿石和尾矿废石综合利用的扶持政策。
  二是健全标准体系。不断完善行业产品标准体系、技术规范、检测方法和认证机制,细化产品标准;健全和强化生产过程的质量、环保、安全等标准和规范;在吸收和借鉴国际标准的基础上,加快非金属矿社团标准的研究制定,加快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标准化体系建设、加快非金属矿“大数据”建设。
  三是强化资源保障。加强矿产资源勘查,重视战略性资源保护,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开展境外资源开发与利用;合理规划资源开发规模,整顿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依法打击滥采乱挖,提高资源回采率,资源配置向优势企业倾斜;加大短缺资源地质勘查力度,增加资源供给。
  四是加强行业管理。制定和完善重点矿种行业准入条件,规范行业准入。建立健全行业统计监测体系,把握行业运行动态,及时发布相关信息,引导和规范产业有序发展。在产业政策、发展规划、标准制定、技术研发、生产管理、信息交流、行业自律等方面,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引领、协调、服务的功能与作用,协助政府加强行业监管,提升行业发展水平。

 

据国家统计局资料,2011年至2016我国非金属矿工业主营业务收入从3871.78亿元稳步增长至6000亿元,年平均增长率达9.16%。

——围绕膨润土、蒙脱石、凹凸棒石、高岭土、伊利石、海泡石等常见黏土矿物的加工技术与新型应用技术,“黏土矿物开发与应用技术论坛”邀请了武汉理工大学管俊芳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吴洪海教授、苏州中材非金属矿工业设计研究院于阳辉副总工、安徽凹凸产业技术创新联盟顾文宇工程师、江苏拓力德特种设备有限公司吉晓峰主任等业内专家作了重点介绍。

 

  “十二五”回顾
  “十二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产业稳定发展,其中采选业主营业务收入年均增长12.67%。非金属矿深加工产品出口2010年约60亿美元,2015年约80亿美元,年增长约6%。
  产业集聚速度加快
  “十二五”期间,我国石墨、萤石、高岭土、菱镁矿、硅藻土、硅灰石、碳酸钙等重要非金属矿产,依托资源产地,逐步形成一定规模的采选加工基地,产业向集群园区集中呈现明显发展趋势。目前已建成黑龙江鹤岗、鸡西石墨,江苏盱眙凹凸棒,吉林梨树硅灰石,吉林临江硅藻土等产业集群。
  产业结构优化取得一定成效
  “十二五”期间,我国非金属矿山治理整顿不断加强,开采秩序逐渐规范;企业数量减少近1万家,规模以上的非金属矿企业数量在逐年增大;非金属矿产品质量、品种规格有所提升,开发了石墨新能源材料、石墨散热导电材料、高性能石墨密封材料、高纯石英、硅藻土复合材料、硅灰石矿物纤维材料、各种功能性填充材料等深加工产品。
  技术与装备水平得到一定提升
  “十二五”期间,我国开发应用一批新工艺、新技术,促进了非金属矿行业的发展。如,鳞片石墨选矿工艺技术提升,使鳞片石墨选矿最终混合目精矿品位达到95%以上;非金属矿物粉体干法连续表面改性技术的推广应用,不仅显著提高了表面改性粉体的质量和改性作业的效率,而且降低了改性剂的用量和能耗。
  与此同时,一批重大技术装备研究取得突破,提高了行业装备水平。非金属矿超细粉碎和精细分级技术装备的设备处理能力、单位产品能耗、耐磨性能、工艺配套和自动控制等综合性能显著进步。在特殊加工技术装备上,如高长径比针状硅灰石粉体加工技术装备方面,国内自主开发的ACM-700E型冲击式粉碎机及TM1200矿物制粉系统,可生产出长径比>12的超细硅灰石粉体。
  绿色矿山建设初见成效
  目前,我国非金属矿行业绿色矿山试点单位共59家,涵盖非金属矿产有石灰岩、高岭土、萤石、滑石、石墨、重晶石等12种。试点矿山企业在资源利用、技术创新、节能减排、环境保护、土地复垦和矿山绿化等领域进步明显,在行业内属领先和先进水平,对非金属矿行业绿色矿山建设具有引领和示范作用。
  发展环境与需求预测
  目前,世界经济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未来几年经济增速可能会略有回升,对非金属矿的需求将保持稳步增长态势。同时,经济全球化将深入发展,国际产业分工将加速调整,新兴经济体继续崛起,产业和市场发展重心将进一步向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市场转移。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贸易保护主义将会抬头,能源和资源安全问题更加突出,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将崛起。
  目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呈逐年下降的态势,经济增速正处在换挡期。同时,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一带一路”战略在一个较长时期内仍将继续拉动投资增长,为非金属矿工业发展提供了机遇。
  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对非金属矿产品的需求量将保持稳定增长,对产品的品种和质量会提出更高的要求。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对高性能产品的需求将保持增长;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将成为非金属矿产业新的增长点;节能、环保、生态建设、农业、新兴产业等将成为部分产品的重要市场。
  “十三五”展望
  “十三五”期间,我国将深入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推动非金属矿工业供给侧改革,加快发展方式转型升级,坚持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以优化产业结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开发应用为重点,大力发展非金属矿物材料及制品,创新提升非金属矿工业发展水平,促进非金属矿工业持续健康绿色发展。
  非金属矿工业发展的原则,一是坚持创新发展,二是坚持协调发展,三是坚持绿色发展,四是坚持突出重点,五是坚持综合利用。
  我国将大力培育科技创新能力,全面推进技术进步与技术升级,优化产品和技术结构,抢占行业发展的制高点。
  将协调好产能规模与资源、环境的关系,发展速度与结构、效益的关系,不断加快上下游产业间融合发展,促进产业有序、健康、绿色发展。
  将加快发展环境友好型非金属矿产业,降低能耗和物耗,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发展循环经济和低碳技术,使产业发展与自然相协调。
  将着重抓好重点矿种,扶持产业快速发展,引导优质要素向专业化、规模化的优势企业和产业集群集聚,带动非金属矿工业全面优化升级。
  将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合理开发利用非金属矿资源,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大力开展共伴生资源及尾矿等低品位资源的综合回收利用,积极发展循环经济。
  主要目标
  产业规模:2020年,行业产值达到1万亿元,年均增长率10%以上。打造5个创新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收入超10亿元的综合性龙头企业,培育10个收入超过5亿元的专业性骨干企业,建成若干主业突出、产业配套齐全、年产值超过100亿元的产业集群基地。
  创新能力:研发投入明显增加,重点非金属矿企业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重达到5%。创建中国非金属矿物材料产业联盟,形成“政、产、学、研、用”创新链,并建成一批矿物材料及制品工程技术研发和公共服务平台。
  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关闭一批无序开采、技术落后的小矿山,提高产业集中度,重点矿种大中型企业所占比重达到20%以上。
  产品结构:开发新产品,扩展新的应用领域,发展非金属矿物材料及制品,力争其产值所占比重达到60%。
  三率指标:重要非金属矿产的开采回采率和选矿回收率提高2个百分点以上,部分矿种废石和尾矿综合利用率达到30%至50%。
  发展重点
  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推进供给侧改革:“十三五”期间,我国将逐渐提高准入门槛,对生产企业提出准入规范条件,淘汰规模小、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重、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企业,提高产业集中度;提升传统品质,加大供给侧改革力度,提升传统工业原辅材料的品质,引导过剩产能供给侧减量以及高端产品增量,进行结构调整,达到与需求侧相适应的新水平,实现转型升级;加大新产品开发,大力发展为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配套的高性能非金属矿物材料及制品,开发专用化、功能化和系列化产品,促进产品结构调整;拓展新应用领域,加快与下游产业融合发展、协调发展,发挥非金属矿产品功能特性,拓展新的应用领域;优化产业布局,进一步完善优化重点矿种产业布局,促进产业集聚升级。
  实施产业集群发展:加强资源整合,优化资源配置:对于非金属矿资源丰富的地区,要尽快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加大矿产资源整合力度,实行资源的集约化和规模化。
  建设产业集群,提高行业集中度:根据资源特色,建设以非金属矿开发利用为基础的产业集群,形成从研究开发、产业化到规模发展的能力,构建较完善的产业链,促进和示范引领行业发展。
  重点支持现有鹤岗和鸡西石墨、吉林白山硅藻土、吉林梨树硅灰石、江苏盱眙凹凸棒等产业集群发展,培育与扶持建设内蒙古包头矿物材料、广西贺州碳酸钙、湖南湘潭海泡石、河北灵寿云母、江西新余硅灰石等产业集群。
  加快技术创新:我国将筹建中国非金属矿物材料产业联盟:由建材联合会和非金属矿协会共同组织筹建中国非金属矿物材料产业联盟,形成“政、产、学、研、用”的创新链。重点围绕非金属矿物材料及制品建立“政产学研用”的研发体系,在产业集聚基地建立专业研发中心,针对重要非金属矿产采、选、加工和应用存在的关键技术进行攻关,依托创新驱动,不断提升行业技术水平。加快开发大型化、自动化程度高的非金属矿专用设备和成套装备。
  加快绿色发展:我国将支持非金属矿工业绿色清洁生产与应用,推进传统制造业绿色改造,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鼓励企业工艺技术装备更新改造;加大环境污染治理力度,全面提升生态环境质量水平;在资源富集、管理创新能力强的地区,开展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建设。
  加快“走出去”步伐:我国结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鼓励并支持非金属矿企业“走出去”,用好国内国外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建立稳定多元的矿产资源保障体系,走国际化发展之路。
  发展的重点领域:我国将在传统非金属矿产品应用的基础上,将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高端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农业、生态健康等领域作为“十三五”非金属矿物材料及制品发展的重点领域,加强非金属矿行业与应用领域融合发展协调发展。

1、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提高准入门槛。制定矿物功能材料生产企业准入标准,淘汰规模小、产品水平低、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重的企业,引导企业发展矿物功能材料产品。

《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中明确指出,矿物功能材料列入新材料产业分类中的先进无机非金属材料中。因此,大力发展矿物功能材料成为非金属矿工业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2、重点发展矿物功能材料产品。石墨;高纯石墨、氟化石墨、渗硅石墨等。石英;光伏玻璃、熔融石英、球型硅微粉等。硅藻土;环保助滤剂、吸附、节能保温材料等。硅灰石;高长径比硅灰石粉、高性能冶金保护渣等。

聚焦“创新矿物材料应用,上下游融合发展”的主题,全方位解析行业现状和前景,深入交流非金属矿深加工技术、装备以及产品延伸、市场应用等行业所专注的热点问题,集技术交流、专题研讨、展览展示等多种形式为一体,有效贯通上下游产业对接……得益于精心组织,才让本次会议的主办方——国家建筑材料工业技术情报研究所和武汉理工大学资环学院,赢得了来自全国各地500余名非金属矿采选、加工及下游应用的企事业单位代表的一致好评。

3、实施产业集群发展。加强资源整合,优化资源配置,对于资源丰富地区,根据资源特色,建设以非金属矿深加工开发利用为基础的产业集群;重点培育内蒙古阿拉善盟石墨、湖南湘潭海泡石等。

纵观会场,有来自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相关部门的技术团队、市场企业的行业名流……有压力,也有希冀,他们此行皆怀揣着同一份热情,为着同一个声音——“非金属矿”而来。

主营业务利润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在减少耗能的情况下,取得高质量的精细矿产品,就必须有一流的加工设备作支撑。只有一流的生产线,才能在市场化大潮中拥有立足之地。

产业仍有进步空间

作为人们物质生产中的三大矿物原料之一,被广泛应用于工业、农业、交通、国防各大领域的非金属矿产,有哪些技术和应用领域取得新突破?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兴市场对产业结构提出哪些挑战?国内企业又将如何从容应对,实现转型升级的新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