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省重点项目投资总规模超过14万亿元新京葡电玩:,地方政府推出的投资计划很多是

来源:未知作者:社会责任 日期:2020/04/28 14:56 浏览:

摘要:   随着一季度经济数据陆续出炉,有关经济下滑的讨论甚嚣尘上。进入4月份,不少地方政府纷纷召开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表示,“经济运行仍在合理区间”。但部署下一步工作安排时,地方稳增长政策已然启动,广东、海南、天津、江西、贵州等多地发布总额超过7万亿的重点项目投资计划。   地方稳增长主要依靠投资拉动的情况没有改变,但值得注意的是,投资结构正在改变,在地方政策投资清单中,涉及民生、环保和结构调整的项目在增加。对于房地产投资的关注在弱化,而城镇化的投资在增加。   不变:稳增长仍要靠投资   基建是不变主题   近期地方省委、省政府相继召开一季度经济形势或工业经济形势分析会,并对下一步工作安排进行部署。从这些会议中传出的信息来看,很多地方都表示把稳增长放在首要任务,并且在下一步工作安排中首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抓投资”、“加快重点项目建设”。   4月4日,辽宁省省长陈政高在辽宁全省经济形势分析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二季度要实现上半年双过半(指时间与经济增速),为完成目标,他首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抓投资”。   4月11日,福建省召开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省长苏树林在谈及下一阶段经济工作时,第一点强调的也是“抓投资、抓产业项目建设,加快已有项目落地,催生新项目开发。”   同一天,青海省政府也召开一季度全省工业经济运行形势分析会,会议指出“要把稳增长作为首要任务”,为此,要进一步加大投资拉动产业发展和上下游产业对接力度。   “稳增长的关键是稳投资,包括房地产投资和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院张立群对上证报表示。   为稳投资,近日不少地方政府发布重点项目清单或地方投资计划。据粗略统计,目前已有广东、海南、天津、江西、贵州等五个省份公布今年的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投资额分别达36658亿元、17950亿元、8231亿元、6000亿元、2499亿元,投资总额超过7万亿元。   其中,基础设施建设仍是这些地方的重点投资领域。根据《广东省2014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汇总表》显示,2014年度广东计划投资4500亿元,这其中用于基础设施投资的资金就占去一半,为2298亿元。   在基建方面,各地都注重对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市政公共服务建设等方面投资。江西今年第一批省重点项目安排200项,有43项交通项目被列入计划。其中,将建成5条高速公路(行情专区)、续建6条高速公路、计划新开工高速公路13条。在铁路方面,江西省今年将建成杭南长客运专线江西段、赣韶铁路江西段,新开工昌吉赣客专、蒙西至华中地区铁路煤运通道江西段。海南省今年的重点建设项目以基建和城镇化项目为主,包括西环高铁、昌江核电、绿化宝岛工程等项目。   变:投资结构优化   “环境”、“民生”、“城镇化”走俏   稳增长政策可谓“年年岁岁花相似”,但也有“岁岁年年人不同”的差别。今年地方政府投资目标和高层会议中,不再是动辄“房地产”,转而更关注“城镇化”。   《天津市2014年重点建设项目的安排意见》中专门提及小城镇建设项目,《广东省2014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汇总表》对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计划投资319亿元。   江苏省省长李学勇近期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指出,二季度要围绕年度改革工作要点,努力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其中一个要点就是“扎实推进新型城镇化促进城乡发展一体化”。   此外,“民生”、“环境”等也成为地方投资导向中更为看中的一点。江西今年重点项目中重大民生项目就有64项,数量占今年项目量约三分之一。广东省今年投资重点共有五大类,绿色发展占据其中一角。   事实上,对比中西部地区,东部经济发达省份,投资结构更为优化。以北京为例,根据北京发改委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北京共安排四大类重点建设项目。涉及资源环境、民生改善、基础承载、结构调整项目。   “从地方投资目标来看,现在地方的投资结构也在发生积极变化,这与中央强调的稳增长政策要兼顾调结构、促改革的总基调是一致的。”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一位学者说。   以往房地产松绑都在稳增长中扮演重要角色,但目前为止,仅有温州、常州、杭州等几个房价下滑的城市传出房地产松绑的消息,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就对上证报表示,“过去房地产市场十年九调,但近两年政府很少涉及对房地产的政策。房地产松绑很难,尤其是一线城市。”   变:地方财政掣肘   借力民间资本   一方面,近几年受土地收入的锐减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出现下滑,地方政府要稳增长面临一定程度的资金掣肘,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又需要大笔投资,在这种矛盾下,有分析人士就提醒,应防范地方投资冲动带来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王一鸣说,“目前地方政府性债务进入偿债高峰,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出现资金链断裂和半拉子工程。”   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也建议,稳增长应当借力民间资金。“利用政策性银行或者发行铁路建设债等都可以吸引民间资金的参与。同时,可以利用参股、承包、收益分享等各种方式加大公有部门和民营部门的合作。”   王一鸣也表示,地方政府应放开服务业民资准入,鼓励民资进入由政府主导的市政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事实上,在借力民资方面,不少地方已有尝试。江西省住建厅近日出台《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市政公用事业领域的实施意见》,广西也发布文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市政公用领域,出台细则鼓励民间资本参建保障房。

【中国经营网注】贵州省政府参事、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分析,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外贸出口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直处在“临界点”上博弈,内需增长速度也比较慢。因此扩大投资仍然是当前很多地方经济增长的最重要支撑。  不过,胡晓登看来,虽然扩大投资对稳增长有明显的拉动作用,不能为投资而投资,不能为刺激经济而刺激经济。没有效益的投资短期内能够见效,拉动一下GDP,但长期来看负面作用很难消化。“没有效益,投下去只会有副作用,只能是饮鸩止渴。”  另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是投资的资金来源问题,在地方政府表外融资(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城投债发行)被严格控制,再加上地方税收下降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要再像过去一样由政府主导进行大规模的基建投资以拉动经济增长,已经不太可能。也就是说,大规模的投资计划也面临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  尤其是,在过去较长的时间内,地方政府对于土地财政和房地产有着很大的依赖。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大幅回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GDP,也影响到了地方财政。对于楼市库存高企的三四线城市来说,这两年受到明显的冲击,未来再指望通过卖地来获得土地财政收入的路径已经行不通了。  事实上,基建投资过去主要是由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来主导,从而导致了大量的重复建设、地方政府负债,而现在则主要采取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推进。  西部某省一名财政系统人士表示,现在地方上新建的基础设施项目,全部通过PPP的形式。当然,由于投资回报和配套不完善等问题,“遇冷”成为各地PPP普遍出现的现象。胡晓登认为,PPP的意义并不在于真正引进了多少民资,关键在于民资对效益的敏感度,对改变政府的投资结构、机制、成本效益比都大有好处。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6年伊始,不少省份重点项目便集中开建,多省发布的今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总规模甚至超过14万亿元。经济下行压力仍大的情况下,投资对地方稳增长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多省今年投资超万亿  根据《上海证券报》统计,元旦前后一周内,已有9省发布今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速度快的省份如浙江、四川等地重点项目已经集中开工建设。  统计显示,9省重点项目投资总规模超过14万亿元。其中,陕西、江西、江苏、河南、福建投资规模均超过1万亿;安徽、河北、浙江等地投资规模也不下6000亿元,而四川投资总额在4200亿元左右。  去年12月22日,福建省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通过了2016年省重点项目安排方案,会议提出,2016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重点建设领域要着眼于扩大有效投资和培育更多增长点增收点,优选重大项目,拓展跨界投资,注重滚动实施,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转型升级、社会事业发展和改善民生等领域组织实施一批大项目好项目,经筛选,会议明确2016年省重点项目1300多个、总投资近3万亿元。  在陕西,2016年初步确定省重点建设项目585个,总投资34865亿元,年度投资4731亿元,涉及基础设施保障能力建设、能源化工产业发展、先进装备制造能力提升等十大领域。  在安徽,为发挥投资对稳增长的关键作用,该省编制实施2016年“大新专”项目、储备项目、省政府领导联系推进项目、省重大前期工作项目等计划,全年新开工“大新专”等重点项目1600个以上,建成600个以上。  从项目类型来看,今年交通、水利、能源等基建项目仍是重点投资对象。尤其是综合交通项目成为地方投资热门“标的”。

长沙,195个建设项目,累计投资额8300亿元:武汉,82个交通项目,累计投资超2300亿元……中央叩响稳增长的“发令枪”后,7月以来,地方政府纷纷推出重大项目,动辄数百亿甚至上千亿元的投资计划广受关注。 随着中央一批事关全局、带动性强的重大项目启动,新一轮地方投资热潮将如何“接棒”,激活民间资本“一池春水”,确保“增长率”更提升“增长效率”? “投资发力”不要“投资依赖” 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速三年来首次跌破8%,中央把“稳增长”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近期,各地密集出台稳增长、拉动投资的计划,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当前的地方投资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据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是投资多向基础设施、民生、西部地区等薄弱领域和薄弱环节倾斜。以基建投资为例,7月底,铁道部调整年初的铁路基建投资计划,将数额从4160亿元增加到4700亿元。 投资计划中不乏大手笔。除长沙、武汉外,近期公布的《贵州省生态文化旅游发展规划》收集各地上报项目2382个,筛选出总额3万亿元左右的重点投资项目。 二是新兴产业投资表现出强劲势头。按照“十二五”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规划,这一轮地方的大量投资,鼓励重点发展节能环保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生物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等领域。 投资发力对经济趋稳贡献明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7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18431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0.4%,增速与1-6月份持平。分析人士认为,下半年投资对经济的拉动力将进一步凸显。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指出,地方政府推出的投资计划很多是“十二五”已经规划好的项目,有的是集中推出而已。在稳增长的形势下,提高规划的科学性,促进投资的合理增长至关重要。 “对经济放缓的‘中国式焦虑’,集中表现在面对转型‘阵痛’时,难以摆脱长期形成的投资依赖。”中央党校教授曾业松表示,当东部沿海地区进入“降速调整”阶段时,基础薄弱的中西部地区应抓住机遇发展,为整个实体经济提供“稳定器”。但要提高投资规划的科学性,找准经济持续增长的新动力,切莫走一哄而上、重复建设的老路。 民间资本要激活更要“有利可图” 面对近期地方政府投资发力的系列“组合拳”,市场抱以积极关注的同时,也存在疑虑。面对地方融资平台的受限和土地出让收入的下滑,项目资金如何落实?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副主任刘树成指出,不断激发民间投资,优化投资结构,增强经济的内生动力,是解决这一轮地方投资资金难题的有效举措。 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民间投资占整个固定资产投资比重提高到62%,增长速度高于国有投资,成为投资增长的新动力。而近期一些地方在拉动投资的过程中,民间资本的“接棒”引人关注。 宁波,7月推出帮扶中小企业的26条政策措施,“最高可获40%返税优惠”的减税新政“助力”小微企业;温州加快制定鼓励民间资本兴办医院的措施;广东宣布推出44项面向民间投资招标的重点项目,总投资额2353亿元……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说:“政府已推出‘新36条’细则,铁路工程建设、装备制造、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物流等领域将陆续对民间资本开放。激活民间资本这‘一池春水’,要注重制度完善,创造环境引导民资进入。” “要让民资放心投资,就需要尊重、保护民资的产权。”祝宝良认为,要设计合理的商业模式,确保民资“有利可图”,要创新民间资本的投融资模式。 上海民营经济比重较大的奉贤区,开始探索通过管理流程再造和行政效能提升,降低民营企业创业投资和生存发展的成本。对于重大项目、重点企业开辟绿色通道,推行“代办制”服务,让企业腾出精力和时间创新转型、做大做强。 要“增长率”更要“增长效率” 只要工业化尤其是城镇化在我国还没有“完工”,投资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仍将扮演重要角色。现在的问题是:最需要“稳”哪些投资? 今年上半年,华东地区在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明显放缓的背景下,产业用电结构实现持续优化。传统产业及高耗能行业用电增速持续回落,而新兴产业和服务业用电保持较快增长,其中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增长16.5%。 “这一轮地方投资规模大,不仅要警惕低效益的盲目投资,还要提高投资项目的透明度,加强监督,保证债务规模可控。”白景明指出。 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投资仍然以“铁公基”为主,难以对中长期的增长和转型产生明显的拉动作用。从中长期看,投资要有效地转化为消费,才能形成内在的增长动力。 “据测算,未来5年,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要由2.75%上升至5%是有条件的,预计可带动4万亿元的投资。”迟福林认为,与一些成熟经济体相比,我国消费与投资失衡的情况仍较严重。各地应培养和拓展新的内需空间,为提振消费注入新活力。 如何将关注重点从追求“增长率”转变为“增长效率”?专家指出,地方投资要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相结合。要鼓励和支持企业采用新技术、新工艺等的改造提升,加快产业升级;要与改善民生相结合,如加大对保障房建设、旧区棚户区改造、公益性项目等领域的投资,切实提升公共服务质量;加大对服务业方面的投资,实现投资的科学性和可持续性,不断释放经济增长潜力。

全国“两会”之后,地方政府陆续公布了新一轮投资计划。 4月9日,广东省发改委官方网站公布了《广东省2014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 在这份已经通过广东省人大会... 全国“两会”之后,地方政府陆续公布了新一轮投资计划。 4月9日,广东省发改委官方网站公布了《广东省2014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 在这份已经通过广东省人大会议审议的计划列表中,列明了2014年广东安排重点项目285项的投资计划,总投资额度达到36658亿元的,其中2014年度计划投资4500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后发现,在36658亿元的总投资计划中,基础设施和现代产业体系方面的重点项目,成为此次投资计划的主体,其中基础设施类项目投资总额度更是占到了所有重点项目投资额度的四成以上。 “广东省的固定投资过去三年在全国范围内是偏低的,从今年一季度才开始上升。”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种转变,与广东省在2013年确立的“振兴粤东西北”的发展战略直接相关。 亦有观察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广东省区域发展极不平衡的情况下,重点项目向相对落后的粤东西北地区倾斜无可厚非,但需注意“控制投资的节奏”,因为在粤东西北地区本身财力匮乏,而广东省政府财政支持也有限的情况下,扩大投资必须要解决关键问题。 基础设施项目占比最大 在目前已经公布2014年重点项目清单省市中,广东高达36658亿元的额度,远高于海南、天津、江西及贵州17950亿元、8231亿元、6000亿元及2499亿元的计划,成为此轮地方投资计划的翘楚。 相比2013年广东省的投资计划,2014年该省的重点项目从280项增加到285项,总投资也从31781亿元增加到36658亿元,其中2014年4500亿元的年度投资计划也高于2013年的4200亿元,重大项目的投资明显增速。 在此前的广东省两会上,广东省长朱小丹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4年该省生产总值增长目标为8.5%,固定投资增长目标为18%,并要求“加快建设一批事关发展全局的重大基础设施、重大产业项目、重大发展平台和重大民生工程”。 据《广东省2014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汇总表》显示,在2014年度4500亿元的投资计划中,被分配到基础设施、现代产业体系、新型城镇化建设、绿色发展和社会事业建设 5个大类的投资额度分别为2298亿元、1421亿元、319亿元、90亿元和372亿元。 其中基础设施和现代产业体系的重点项目,分别占到了4500亿元年度投资计划的51.1%和31.6%,成为当年计划中的最大投资部分。而在基础设施中,交通运输项目和能源项目的投资计划分别达到了1498亿元和725亿元。 “要实施振兴粤东西北计划,必须要解决这些地区基础设施落后,尤其是交通落后的问题。”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成建三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广东省交通厅了解到,目前广东省在粤东西北地区还有10个县域没有通高速公路,粤东和粤西地区直接联系珠三角核心区的通道也不足,出省通道的数量也滞后于周边省份,因而基础交通设施建设成为广东近年投资的重点。 根据《广东省2013年至2017年高速公路建设计划》,到2015年底,广东全省要实现“县县通高速”。2014年广东要建成高速公路586公里,包括广乐高速韶关段及广州清远段、梅大高速公路二期及东延线、汕揭高速公路汕头段二期等。 铁路方面,据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透露,2014年广东将争取贵广、南广、韶赣铁路建成通车,并开工建设深圳至茂名铁路江门段等铁路项目,新增铁路运营里程538公里。 在能源方面,位于粤西的阳江核电站2014年计划投资109亿元,年内将新增生产能力108万千瓦,华能新能源阳东大龙顶风电场项目也将进行土建和购置设备安装。 推动粤东西北城镇化 梳理上述基础设施重点项目,会发现粤东西北地区项目的占比已远超珠三角地区。 “粤东西北会是广东省经济新的增长点,会获得更多的投资加快粤东西北地区的快速发展。”成建三表示,相比粤东西北地区,珠三角的重点是产业升级。 他进一步指出,在广东省“二元经济”模式下,对珠三角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高新技术产业和城际轨道交通以及智慧城市等方面。而粤东西北地区之所以要加大交通、能源、水利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制定类似“县县通”这样的计划,其目的是要加快粤东西北的城镇化建设。 在此前不久召开的促进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协调领导小组会议上,广东省长朱小丹表示,今年粤东西北地区计划建成高速公路476公里、完成投资517.5亿元,均占全省计划数的80%左右,计划年内建成南广、贵广、韶赣铁路,新开工铁路项目3条共336.2公里。 而为了解决投资资金的问题,广东省在安排省级财政的增量资金投入以外,也在探索其他的投融资渠道方式,并希望通过改革管理方式,激活民间资本参与其中。 譬如,此前规划已久的汕昆高速、汕湛高速,曾一度因为资金瓶颈的问题被搁置许久。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广东省承诺每年新增50亿元,5年共250亿元,用于高速公路资本金建设,同时还要推动交通筹融资的进展吸引民间资本。 陈鸿宇指出,增加基础设施的建设对经济增长,对粤东西北的发展影响很大,同时也影响着广东省的一体化进程;其次,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高速公路、铁路以及医疗的建设跟民生问题息息相关,“从这两个方面说,一半的投资放在基础设施建设是合理的”。 但他同时也表示,加大对这些区域基础设施的投资,应找准重点。政府应该考虑到投资比率的问题,“政府的出发点应该是提高民生的生活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