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减少了飞灰氯盐去除过程中重金属和二噁英释放的可能性,垃圾焚烧飞灰是危险废物

来源:未知作者:社会责任 日期:2020/03/27 08:02 浏览:

摘要: 【中国建材信息总网】二噁英、重金属……比起令人捂鼻生厌的垃圾,聚集了这些高毒物质的垃圾焚烧飞灰,更是让人谈飞灰色变。不过,在湖南大学环境学院袁兴中教授团队看来,它们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在团队的实验室里,垃圾焚烧的飞灰经水洗,“浴水重生”便可成为水泥等建材,循环经济效益可观。最近,团队的这项“垃圾焚烧飞灰氯盐的去除及其资源化”技术获国家专利授权。 (原标题:湖南大学破解垃圾焚烧飞灰处理难题 垃圾变建材) 9月8日消息(记者邓文辉 通讯员曾欢欢)二噁英、重金属……比起令人捂鼻生厌的垃圾,聚集了这些高毒物质的垃圾焚烧飞灰,更是让人谈飞灰色变。不过,在湖南大学环境学院袁兴中教授团队看来,它们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在团队的实验室里,垃圾焚烧的飞灰经水洗,“浴水重生”便可成为水泥等建材,循环经济效益可观。最近,团队的这项“垃圾焚烧飞灰氯盐的去除及其资源化”技术获国家专利授权。 几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面临垃圾不断增长、“垃圾围城”的问题,垃圾处理正处在以填埋为主向焚烧为主的转型期。与此同时,垃圾焚烧产生的大量飞灰带来的安全隐患和环境问题也开始突显。垃圾焚烧飞灰中富集了大量具有高毒性的二噁英、高浸出毒性的重金属及钢铁锈蚀性极强的氯盐,2016年8月1日开始执行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飞灰“赫然在列”。此前的武汉市垃圾焚烧厂“飞灰”扰民问题,更是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垃圾焚烧飞灰的关注。 “此前,填埋是飞灰处置的主要手段,由于垃圾焚烧飞灰是危险废物,飞灰进入危险废物填埋场的处理费用高,且容易造成二次污染。目前,在人口密集、土地资源稀缺的大型城市,飞灰填埋更是一地难求。因此,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是垃圾焚烧飞灰处置的最终出路。” 袁兴中介绍。 2014年,北京的一家专门从事垃圾处理的环保科技公司,辗转西安、广州后,找到长沙的袁兴中教授。“高昂的填埋成本使得企业不得不考虑飞灰资源化利用。垃圾焚烧飞灰中含有较多的硅酸盐、钙盐等,化学成分近似水泥的硅质原料或钙质原料,可替代部分天然原料,调配成合格的水泥生料,为资源化利用提供了物质基础。但是由于飞灰中氯盐含量高,腐蚀性强,做出的材料难以达到标准。如何有效去除超细颗粒飞灰中氯盐是化废为宝的关键。” 袁兴中团队在实验中发现,水洗法是飞灰中氯盐去除的有效办法,而水洗过程中液固比、压力、水质和固液分离设备等均对氯盐溶出有影响。 经过反复试验,团队发明了一种使用陶瓷过滤机的多级超声氯盐浸出系统。该系统利用超声产生空化作用,破坏飞灰中难溶性氯盐结构,而使它们溶解于水溶液中。处理完成后干滤饼中氯含量可由飞灰中的20%左右降低至0.0383%。在与水泥一定的搀合比例下,符合混凝土国家行业标准的要求。 同时,由于垃圾焚烧过程中,需喷入大量的石灰和活性炭,此举也固定了重金属和二噁英,大大减少了飞灰氯盐去除过程中重金属和二噁英释放的可能性,使之具有无害化等环境效益。此外,该系统采用了回流的水循环模式,克服了常规水洗耗水量大的弊端,并可实现废水零排放,避免二次污染,分离出来的氯盐还可制成工业除冰融雪盐,能统筹实现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建材信息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在湖南大学环境学院袁兴中教授团队的实验室里,垃圾焚烧的飞灰经水洗,“浴水重生”便可成为水泥等建材,循环经济效益可观。昨日,湖南大学透露,最近,团队的这项“垃圾焚烧飞灰氯盐的去除及其资源化”技术获国家专利授权。处理完成后干滤饼中氯含量可由飞灰中的20%左右降低至0.0383%。在与水泥一定的掺和比例下,符合混凝土国家行业标准的要求。

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宝贝。这句话用在飞灰上再合适不过了——原本必须深埋的危险品,经过处理后却成了微晶玻璃的原料。 日前,在“垃圾焚烧灰渣的资源化再生循环利用成套技术与工程示范”鉴定会上,浦东拿出了自己的科研成果——御桥生活垃圾焚烧厂产生的飞灰终于找到了出路。 垃圾焚烧后产生的飞灰,因含有较高浸出浓度的Cd、Pb等重金属和二恶英等剧毒有机物而被列为危险废物,成为污染环境的一大难题。在御桥生活垃圾焚烧厂,作业人员必须戴上防护口罩和手套,才能小心翼翼地处理它。目前,我国飞灰的处理方式只有一种,就是进行安全填埋。” 然而,御桥生活垃圾焚烧厂日产飞灰30吨,飞灰密闭收集后要运往嘉定危险废物填埋场,经过水泥固化后填埋,每吨运输、填埋费用达1300元。两年多来,新区已为此花费了7800万元。而嘉定危险废物填埋场1/6已被御桥生活垃圾焚烧厂产生的飞灰占用,照此速度,用不了10年,飞灰就无处可埋了。 因此,如何消除飞灰的二次污染,降低垃圾处理成本成了一个亟待攻克的难题。2003年11月,新区固体废弃物管理署与同济大学、上海大学、上海新禹环保技术有限公司等合作开展了《垃圾焚烧灰渣的资源化再生循环利用成套技术与工程示范》的课题研究,以解决垃圾焚烧产生灰渣的处置和资源化利用。他们发现,飞灰中含有制作微晶玻璃的大多数成分,这是对御桥生活垃圾焚烧厂的飞灰进行了长达两年半的跟踪测试分析得出的结论。微晶玻璃是一种我国刚刚开发的新型的建筑材料,学名叫做玻璃陶瓷,具有玻璃和陶瓷的双重特性,比陶瓷的亮度高,比玻璃韧性强。 据悉,该技术实现了垃圾焚烧飞灰的安全处置和资源化,在国内已属领先。但由于用飞灰制微晶玻璃还需跟踪其稳定性,目前尚在科研阶段,要实际生产仍有待时日。

图片 1

图片 2

随着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大规模建设,飞灰等后端处置问题日益受到关注。7月18日,环保组织芜湖生态中心在“垃圾焚烧行业信息公开研讨会”上发布的《359座生活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与污染物排放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垃圾焚烧飞灰处理、监管、信息公开仍存在诸多问题。

二 英、重金属……比起令人捂鼻生厌的垃圾,聚集了这些高毒物质的垃圾焚烧飞灰,更是让人“谈灰色变”。不过,在湖南大学环境学院袁兴中教授团队看来,它们只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在团队的实验室里,垃圾焚烧的飞灰经水洗,“浴水重生”便可成为水泥等建材,循环经济效益可观。昨日,湖南大学透露,最近,团队的这项“垃圾焚烧飞灰氯盐的去除及其资源化”技术获国家专利授权。

对此,北京中科国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水泥协会环保和资源综合利用专委会高级顾问李忠锋认为,飞灰填埋存在较多弊端,应更多采用水泥窑协同处置技术进行处理。“目前国内约有20万吨在建水泥窑协同处置飞灰项目,相比其它技术,它更符合我国国情。”李忠锋告诉记者。

垃圾焚烧飞灰是危险废物

信息公开不到位

几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面临垃圾不断增长、“垃圾围城”的问题,垃圾处理正处在以填埋为主向焚烧为主的转型期。与此同时,垃圾焚烧产生的大量飞灰带来的安全隐患和环境问题也开始凸显。垃圾焚烧飞灰中富集了大量具有高毒性的二 英、高浸出毒性的重金属及钢铁锈蚀性极强的氯盐,2016年8月1日开始执行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飞灰“赫然在列”。

飞灰是垃圾焚烧过程中收集于烟气管道、烟气净化、分离器和除尘器装置等处的容重较轻、粒径细小的粉体物质,主要包含二噁英,以及铅、汞、铬、砷、镉等重金属。这些有害物质在自然界中存在时间长,不易分解。

“此前,填埋是飞灰处置的主要手段,由于垃圾焚烧飞灰是危险废物,飞灰进入危险废物填埋场的处理费用高,且容易造成二次污染。目前,在人口密集、土地资源稀缺的大型城市,飞灰填埋更是一地难求。因此,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是垃圾焚烧飞灰处置的最终出路。”袁兴中介绍。

根据国家《“十三五”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占生活垃圾无害化总能力比例达50%,东部地区达到60%。“到2020年底,垃圾总焚烧量将达59.14万吨/日,年产生飞灰量约为1000万吨。”李忠锋表示。